爱吾爱,行吾道。

【叶蓝】变形记(一)

旧文搬运2。

蠢坨想看后续吗∠( ᐛ 」∠)_


CP:叶修×蓝河


-1-


蓝河醒来的时候,是凌晨四点。

他在光线昏暗的房间里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伸手往左边探了探,本该躺着某个大神的地方被一个硬质的长方体盒子所代替。

叶修又没把烟收好……?蓝河闭着眼睛把那东西重重放在床头柜上,就听见有人“哎哟”了一声。

“叶修……?”蓝河坐起身,揉了揉眼睛打开床头的台灯四处张望了一下,没看见叶修的人影,“你怎么了?”

“小蓝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吗……”那个烟盒伸出了火柴般粗细的四肢将自己立起来,“我在这儿呢。”

“……啊?”蓝河本就没清醒的脑袋看着突然自己动起来了的烟盒变得更加迷糊了,“你……你是叶修?”

“如假包换。”烟盒•叶修转过面来,只见光滑的烟盒表面上多了一副像是蜡笔画出来的五官和四肢,虽然画得很粗糙,不过看那表情……的确是叶修没错。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蓝河把叶修捧了起来,放到面前的被子上,“我不是还在做梦吧……”

“你可以掐一下自己试试。”叶修说着站起身,迈着两根细细的小短腿跑到蓝河的手臂前,“吭哧吭哧”地爬了上去。

棱角分明的烟盒硌了蓝河的手臂好几下,有点疼,这下他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了。

“叶修,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蓝河微微侧过头看着快要爬到自己肩膀上的叶修问。

“醒来就成这样了。”叶修慢慢地爬上蓝河的肩膀,“蓝啊,你帮我看看我这是变成了红塔山还是软中华呗。”

“……软中华。”蓝河伸手撑住额头,“你这是烟抽多了的报应么……”

“不,用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蜡笔画出来的嘴弯成一个小小的弧度,“我只是回归本体而已。”


-2-


第二天一大早,洗漱过后的蓝河换上一件胸口有口袋的白衬衫,把早已醒来在键盘旁边转悠的叶修放进胸口的口袋里,让他缩在里面不要出声,然后拿上钱包和钥匙出了门。

他打算带着叶修去兴欣寻求点帮助,虽然他觉得可能也得不到解决方法,但是他不能放弃,总不可能让叶修下辈子就以这样的身体度过吧?

他们住的地方离兴欣网吧不是很远,没过多久他就到了网吧门口。刚想进去就被一个冲出来的小伙子撞倒了,幸好他及时用手护住了衬衫口袋里的叶修,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那小伙子爬起来甩下一句硬邦邦的“对不起”就一溜烟跑了,让蓝河想发脾气都没了对象,只能爬起来黑着脸进了网吧。

径直上了二楼,陈果刚好从训练室出来,见蓝河黑着脸走过来,连忙问了句“蓝河怎么了?”蓝河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从胸前的口袋里把叶修掏出来小心地捧在手上递到陈果面前,道:“叶修变成这个了。”

“……啊?”陈果愣了一下,刚想笑着说让蓝河别开玩笑了,就看见叶•烟盒•修自己伸出两条小短腿站了起来,对着她挥了挥小短手,道:“早上好啊老板娘。”

“……你是……叶修?”陈果伸手想戳一下叶修,结果被叶修毫不留情地一爪子拍掉。指尖残留的触感告诉她,这并不是幻觉。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她突然间越过蓝河,跑下了二楼。

“哎老板娘你去哪啊??”

“通知大家开会!!!”陈果回过头对着蓝河吼了一句就冲出了网吧,搞得正在上机的人们都好奇起来,目光不停地在蓝河身上打转。蓝河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然后赶紧捧着叶修进了练习室。

“蓝啊,疼吗?”叶修扒在蓝河的大拇指上向上看,“那人力道挺大的,有哪里伤着没?”

“……我没事,你别担心。”就是右手和屁股疼,蓝河想着,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别硬撑着啊,屁股伤着了吧?”叶修话一出口立马感觉有些不对味,看着蓝河的眼神带了几分促狭。

“……滚滚滚。”蓝河没心思和他扯皮,把他放在长桌上后就拉了张椅子过来坐下,“卧槽……”还真挺疼,大概那地方黑了一块吧。他调整了一下坐姿,趴在桌子上把叶修圈进自己怀里,“叶修你别乱跑啊……我眯一会儿……”

“好好好,都听蓝大大的。”叶修随口应着话,靠着蓝河的胳膊看着他呼吸逐渐地平稳下来,感觉他应该是睡着了,就顺着他的胳膊爬上了肩膀,再从他的背上一溜烟滑下来落到了柔软的垫子上。

“变小了还挺方便。”叶修抬手掀起白衬衫的一角,扒住蓝河的牛仔裤往上爬。

蓝河刚和周公约会没多久,感觉自己的臀部有什么东西在挠,便伸手摸了摸,摸到一个硬质的盒子,本来想丢开了事,随后想起叶修已经变成了烟盒,往外甩的手便硬生生收住。

“叶修你大清早耍什么流氓呢你!”兴欣的队员们开门进来看到的便是蓝河捏着一盒软中华红着脸怒骂道。

“我没耍流氓,只是想看看你伤哪儿了。”叶•烟盒•修倒是淡定,“而且沐橙他们都来了,你就让他们站门口看我们小两口吵架么?”


-待续-


评论

© 烟涛微茫P | Powered by LOFTER